未曾深夜痛哭者,不足以语人生。

【周叶】逆旅 02

瞩目:OOC到天际!!!!

还是 文艺 狗血 言情 再加一个矫情



=====================================


逆旅02

 

第一本《逆旅》上只有两张由叶修拍摄的照片,一张是古旧的木门,一张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叶修看着杯子里的咖啡突然想到了西藏旅馆里的酥油茶,同样的雪天,酥油茶里浸润着浓浓的虔诚。

 

从海边回学校叶修就办理好了辍学的手续离开了,除了情同亲妹的苏沐橙,谁也不知道。

叶修握了握苏沐橙的手,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待她止住了哽咽,嘱托一句:好好照顾自己,就此踏上西行的火车。

 

他到达八角街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团团的云飘在他头上,他从包里掏出一瓶安定,又塞回去,走下楼梯,接过好心的老板递来的酥油茶一饮而尽,背过身的时候看到古旧的门框上雕着一行小字。

他放下茶碗凑近了看,一个字一个字地默念:

“倘若万年之中尚存一念有望成莲请原谅,我可能也会哽咽难言”

叶修愣了愣,回头对老板笑笑,老板也报以微笑,歪歪头提醒他:“要开始了。”

叶修点点头谢过老板背着相机出去了,他选择这家旅馆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老板是汉人,二则是,这里离转经道很近。

 

那些来自不同地方互不认识的信徒们就像接到了某项神圣的指令,经过刚开始的骚乱,开始按照顺时针方向沿着那条环形的路走下去,藏北牧区穿白袍的信徒,来自康巴山地盘英雄结的信徒,住在八角街区的信徒……还有像叶修这样抱着观光心态来却被感染的游客,规规矩矩的开始走下去。

磕了一辈子长头已经腰背佝偻的老婆婆们转着手里的玛尼轮虔诚地祈求,叶修拿出老板塞给他的玛尼轮学着她们开始转,却不知道自己要祈求什么。

这一路上的人都太过虔诚,他们也许一辈子在地上匍匐,到年老才能在信仰面前长长地磕下一个头,祈求来世的平安喜乐。

而叶修,他不知道自己要祈求什么,如果能够祈求来,哪有这么多苦痛的人事。

他悄悄退到街角,抬起相机,记录下这一刻。

 

叶修回到旅馆,进门的时候抬手摩挲了一下门上的诗句。

他掏出药瓶,点了四颗安定吞下,翻身上床。

他梦到周泽楷发现他不见了到处找他,怎么也找不到,一双眼睛里装着委屈地问他:“你不是喜欢我么,为什么就走了?”

他挣了两下总算从梦里挣脱出来,自嘲地咧了咧嘴角,喃喃自语:“我们小周才不会说这么多话呢。”他扒了扒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翻个身把自己埋进梦乡。

 

千里之外的周泽楷确实是在找他,说了喜欢他的叶修就那么走了,宿舍里还留着他们一起去做陶艺时做的杯子,他从小卖部搬回来的一箱水叶修才喝了几瓶,其他的就稀稀拉拉地堆在墙角,周泽楷心里一片狼藉。

这算什么,告白了,挥一挥衣袖,就走了,哦,他连衣袖都没有挥,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的。

他坐在叶修的床上,脑子里这样那样的想法滚成一团,他一条一条慢慢地解开,叶修给他告白,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反正他没答应,然后叶修就走了,就算是欺骗感情也安不到叶修身上,周泽楷不歧视同性恋,他还觉得叶修委屈,好好地对自己,给自己表白还给无声挡回了,可是他自己也委屈,他还没表态呢,叶修跑什么呀。

但要他扪心自问要是叶修现在还在,再问他一次,他也不会答应叶修。

好不容易捋顺了,他又深深纠结了。

 

 

叶修睡了一觉,安定片在后半夜终于起了作用,一夜无梦,他起来的时候发了会儿呆,慢吞吞地套上衣服,相机也不拿了,门口抽了张地图一路晃晃悠悠地到大昭寺,买了票进去,拒绝了几个向导,跟着人群走,看到一脸慈悲的释迦牟尼时,在长明的酥油灯的缭绕之中,他随着信徒跪下,头轻轻磕在佛祖脚上,长叹一口气,“请解我有所求之苦。”




求个热度啊QAQ

评论(15)
热度(34)

© 白苏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