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深夜痛哭者,不足以语人生。

【周叶】你穿了我的拖鞋

嗯给@水滴_吃吃吃周叶周叶周叶 妹子的点文


没啥主题思想,就想让他俩吃个螃蟹


逆旅有点卡,地图不小心被我删掉了要重新做_(:з」∠)_【跪



===================================


 门外有哗哗的水声,还有……剁剁的声音,周泽楷把脸捂进枕头里,又艰难地把自己挖出来,坐在床边套上裤子,左右看看没找到拖鞋,光着脚思考人生。

昨晚他和叶修吵架了,唔……不对,他们吵不起来,往往是四两拨千斤,所以他们是冷战了。
自从叶修退役之后就搬过来和他住了,说着不管兴欣在家里打打荣耀和他过过日子,还是三天两头地跑回兴欣做指导,或者半夜指挥着抢boss。
他跪在地板上找那两只拖鞋是不是被半夜回来的叶修踢到床底下去了,床底下什么也没有,还是他昨天等叶修时拖得干干净净的样子。
昨天周泽楷活动结束兴冲冲跑回家,拎了十几只螃蟹,叶修爱吃螃蟹又嫌麻烦,这次的螃蟹个个长得肥,他想着叶修看到该有多高兴,晚饭煮了两个人吃吃,都给叶修吃也可以,他喜欢就好。打开门叶修又不见了,鞋柜上贴了张便签“兴欣去了”,就这么四个字,不说去干吗,也不说什么时候回来。周泽楷这会儿还没觉得生气,叶修热爱荣耀,兴欣又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尽心尽力可以理解。
周泽楷找了个盆把肥肥的螃蟹们装起来塞到冰箱里,冰箱里也什么都没有了,正好拨个电话给叶修要他回来的时候带点酸奶什么的,周泽楷掏出手机,听着对面“嘟——”了两声就接起来了。
应该是老板娘看见是他的电话顺手给了叶修。
“叶修,螃蟹!”周泽楷说完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补了句,“什么时候回来?”
叶修似乎是叼着烟,嘴里有点含糊不清:“小周啊,我今天可能不回来,老关这里有点问题,螃蟹你煮了吃吧,晚上早点睡觉把毯子盖好。”
周泽楷有点委屈了,“我过来?”他好不容易歇一次,想两个人一块呆着,打打荣耀或者聊天,或者坐着看叶修也行。
“不用不用,你歇着,这边没房间,老魏没节操,你可有。”叶修拒绝他。
周泽楷听见那边模模糊糊传来方锐一声:“你让他来呗,老魏和我一块。”,叶修说了句:“别闹。”
“小周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洗个澡吧,我明天就回来了。”叶修汇报了一下。
周泽楷嗯了一声,挂了电话,拿了拖把拖地上滴落的水,顺便把家里全拖了一遍,泡了杯巧克力,洗个澡,睡觉。
半夜叶修回来,洗了澡往他身边一躺,两个人姿势标准,谁也不挨着谁,谁也不碍着谁。
床头柜上的闹钟指向11,周泽楷放弃了寻找拖鞋,踩着睡裤边慢吞吞挪出去。
厨房里的叶修压着白菜叶子,右手拿了刀在剁剁剁,窗外的阳光洒在他手指上,平时细长洁白的手指因为用力又在水里泡了一会儿的缘故指尖红红的。叶修手上动作不停抬头问他:“拖鞋呢?”
周泽楷觉得叶修根本没把昨晚的冷战放在心上,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看自己脚上,面色不改:“我看见了就是我的拖鞋了,门口穿拖鞋去。”
周泽楷转身去穿拖鞋,听见叶修嘟囔:“大晚上的……”
叶修不把昨天冷战当回事,他也不能单方面板着脸,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叶修昨晚千难万难地也是赶回来了,不让他过去兴欣也是怕他累着。他踩着叶修的拖鞋回去,刷牙洗脸,回去靠在门框上。
叶修把螃蟹从蒸笼里拿出来,掀开蟹壳,把剁好的蒜泥和白菜沫塞进去,放回蒸笼里蒸,看他还倚在门边,冲他笑笑:“来小周,上面柜子里的醋给我拿一下,我懒得拿凳子了。”
柜子不是很高,也就是叶修踮个脚的高度,周泽楷顺从地过去伸手开柜子拿醋,手臂线条优美,关好柜子,叶修接过醋随手放在台子上,踮脚给他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手指摩挲着他的嘴唇。
“怎么了?昨天没陪你生气了?”
周泽楷抿着唇,说生气未免矫情,但他确实不高兴了,而且他……还单方面冷战了,想到这里他不禁脸红了红,“没有,想陪你。”
叶修看他表情就猜得七七八八了,笑笑捏捏他的脸:“我这不是赶回来了,一回家发现,嚯——我家的田螺小周把家里拖得干干净净,可是没给我煮饭,螃蟹们缩在冰箱里真是可怜。”
周泽楷辩解:“也没吃。”
叶修笑眯眯地捏他脸:“嗯我们小周不高兴地连饭都不吃了也不给我饭吃,我就只好自己煮啦,这顿饭就当我道歉了,接不接受?”
“我买的。”
“……”叶修难得噎了一下,“那你想怎么样啊?”
“以后,陪你。”
“行行行。”
周泽楷这才对着叶修露出今天第一个男神的微笑,回报一个甜蜜蜜的吻。
叶修戳戳他:“我去看看螃蟹。” 


评论(16)
热度(63)

© 白苏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