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深夜痛哭者,不足以语人生。

【周叶】逆旅 04

昨天以为能双更的我太天真了

卡得不要不要的,后面又开始爆字数

写着写着发现没啥剧情,就当流水账看吧

喻黄出没请注意避雷



============================


逆旅04

如滑梯般的屋盖尽头是常青树林,风车在里面吱呀呀地转,叶修还记得自己站在风车前面的时候,手里提着相机,突然觉得自己有了堂吉诃德式的勇气,但他觉得自己远比堂吉诃德聪明,虽然他也把自己的意中人留在了故乡,想到这里他手指轻轻摩挲杯沿,那只是过去了,现在的意中人正在向他走来,虽然他还没有告白,但是他可以肯定,对方和他应该是一样的感情,而不是周泽楷那样,以无声拒绝他。

 

叶修是在从布拉格赶往鹿特丹的路上收到喻文州的短信的,后辈告诉他《逆旅》招了几个新人,有一个新人很不错,等着他回来相一相可以给杂志做模特,叶修撅着嘴咬着烟怎么都觉得不得劲,直接回他电话:“文州啊,我在外面东奔西跑,回去还要压榨我的剩余价值,你觉得你这样对吗?”

喻文州才不接他的话:“给你配字的人也换了一个,我觉得还不错。”

“哟?黄少天答应了?”

“叶修我本来就没想给你配字!拍得那么简单谁知道你要说什么啊!一点都不好发挥,我还是专注写我的专栏还没那么多限制!”

“喻文州,喻总编,我和你打电话你开公放,.还把黄少天放在旁边?”

“前辈,杂志社的人都听着呢。”给少天留点面子。

叶修沉默一会儿,挂了。

 

布拉格的查理大桥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同样水波连绵的鹿特丹虽然没有古旧的桥,却有天鹅桥。

马斯河上架着两座大桥,一红一白,叶修直奔白桥而去。

远远看着白桥,叶修有些失望,他看到是钢筋铁骨的桥,然而走上去他才发现这座桥的妙处,有行人,有脚踏车,踩着滑板的男生轻巧掠过,女生们成群结队欢声笑语,白发苍苍的夫妻相携走过。

叶修想了想,往栏杆上一坐,钢筋铁骨没有石头坐得舒服,景色却也一样好,他心里暗想着等结束了要去江南古镇逛一圈,却不免想到和周泽楷去江南古镇的时候,两个人坐在栏杆上,躲在柳树底下,周泽楷靠着他打盹,他轻轻护着周泽楷。

回忆太重。

他一上午坐在那里,对着远方的红桥拍了寥寥几张照片。

过往的人对他微笑点头他也报以微笑,偶尔有活泼的少年好奇地和他合影,或者帮那些情侣,小家庭合照。

 

叶修回到旅馆吃了个午饭,睡了午觉,摸起来和喻文州说的黄少天的接班人开始企鹅交流,回来的路上叶修就一个电话拨过去了,他最烦短信,对面接起来就挂了,叶修顿觉莫名其妙,下一秒对方短信就发过来了:“喉咙痛,抱歉。”

“一枪?”

“前辈好。”

叶修摸摸下巴,小年轻有礼貌,好,他咂摸咂摸嘴问他:“一枪觉得我的照片好不好啊?”,他把配字交给黄少天不是随便的想法,黄少天和他认识多年,虽然不说像肚里蛔虫,却也是知根知底,连他给周泽楷告了个白再走这事黄少天也知道个七七八八。好歹黄少天也是个专栏作者,没想到他给自己的配字这么干巴巴,《逆旅》送到他手上的时候他就打电话回去嘲讽过了,黄少天在那边支支吾吾半天,喻文州接过他手里的电话叶修才反应过来,黄少天和喻文州谈恋爱谈得顺风顺水,什么时候感受过他这弯弯绕绕一道一道。杂志社缺人,黄少天再干巴巴也只能暂时顶上了,现在来了个新人,总要先熟悉一下。

对方回复很快却也很短:“好。”

“好在哪里啊?”

“简单。”简单到他一眼就看出来他在想什么,周泽楷在这一面红着脸想,又补了句:“布拉格。”

布拉格那一刊叶修放在包里还没拿出来过,这会儿正好抽出来,翻到他的专栏,许愿池旁边打着一行字“我看过太多太美的奇景”,查理大桥旁边什么也没有,一左一右两个晴天娃娃对着叶修笑。

叶修“啪”地合上:“你配的?”

“嗯……”周泽楷咬咬嘴唇,不知道叶修喜不喜欢。

“不错,早点休息吧。”

周泽楷戳了个“嗯”发过去,想了想再发一句,“前辈晚安。”

叶修咬着烟含糊不清地说了句:“傻子”然后回复一枪穿云:“时差。”

周泽楷这面囧了囧,扑到床上。

喻文州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想让他做模特,他以知道“君莫笑”是谁为条件答应下来,然而知道是叶修之后,他并没有退缩,提出了想给叶修配字的要求,喻文州一开始并不答应,配字这种事,如果两个人没有感情交流,根本做不好,然而黄少天走过去和他嘀咕几句后喻文州还是答应了,并且让他先配布拉格那一辑试试。

说要配字只是脑子一热,等真的要做起来,他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写,旁边江波涛在放歌,放到那一句,周泽楷突然就觉得很适合。

晴天娃娃倒是周泽楷认真地选了好久的,陶瓷的娃娃陪在木偶人旁边,笑着对叶修,从来都是温柔对他的叶修。

叶修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也在旁边听着,他觉得黄少天说的一点也没错,太简单了,所以很难猜,他也想听听叶修对布拉格一辑的评价,可叶修什么也没说就挂了。

 

叶修接下来几天都留在鹿特丹,每天晃悠去白桥,坐着给周泽楷打电话扯些有的没的,周泽楷知道他是想增加感情交流,每次也就扣扣手机,叶修就知道他在听了,两个人再挑时间晚上交流一番,叶修总体上还是十分满意的,虽然一枪穿云话不多,但是句句都在重点上。

“一枪啊,你知道我坐在白桥上最想干什么吗?”

“?”

“我想跳下去。”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风。”

叶修满意地笑笑,让他去睡觉。

他这几天一直在讲白桥上的人流,沿河小别墅的常青树,讲得最多的还是风车。

叶修咬着烟坐了好一会儿,一枪又弹过来一个窗口:“前辈,像风。”

叶修像风,简单的风,抓不住,留不下,温柔地包围他。

他想起叶修走时那声低低的告别,这阵风也曾想过为他停留,但是被他推走了,没关系,他可以再去追他。



=========================

看到这里你还没发现什么吗?



评论(4)
热度(30)

© 白苏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