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深夜痛哭者,不足以语人生。

【周叶】逆旅 完

画风突变请注意

小周生贺终于赶出来了!!!



逆旅05

 

在莫斯科降下第一场大雪的时候,叶修到达。

旅馆的暖气并不能够挽留叶修,他匆匆披上羽绒服,捏着地图寻找那家街角的咖啡店。

雪地上落下一排歪歪扭扭的脚印,等着后来的人踏上它,覆盖它。

叶修端着咖啡窝在咖啡厅一角,翻开他带来的杂志《逆旅》,细长的手指从衣袖中伸展开来,在那些色彩斑斓或黑白定格的照片上一一拂过,目光掠过那些短短长长的句子,他轻轻抿了一口咖啡,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窗外的雪还是洋洋洒洒地落下,而有人正穿越这场大雪来奔赴一场约会。

“我想我可能不爱你了。”

周泽楷一手推门一手拿出手机,莫斯科的冬天太冷,他的手指被冻得有些颤抖,点开那条来自叶修的短信。

 

叶修把厚厚一叠《逆旅》放在扶手上,接下来的照片他不必看也知道每一个细节,记得每一张照片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拍摄,也记得他是怎样暗暗期待另一个人给的回应,在从一个城市赶到另一个城市的路上,那些过往的记忆渐渐沉寂,却有另一种期待腾腾燃烧。

叶修舔了舔上唇,咖啡的味道太过苦涩,他并不喜欢,但是微烫的咖啡有着独特的香气,一小口就让他十分满足,只是放了一会儿,咖啡就逐渐冷却,他把杯子往旁边推了推,不打算再去碰。

侍应生端着托盘路过,叶修斜了斜身体叫住他,却在侧身的一刹那带翻了扶手上的杂志,叶修急忙弯腰去捡。

门口的风铃脆响。

叶修起身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步走来的周泽楷,他微微一愣,向侍应生要了两杯巧克力,对着坐下来的周泽楷微笑:“小周,好久不见。”

周泽楷身上还裹携着外面的寒气,还有松柏的清香,叶修鼻腔里还残留着的咖啡香气被取代,不禁微微向后靠了靠。

“好久不见,叶修。”周泽楷的眉毛上还沾染着雪花,开口的时候发梢微微扫过眉间。

叶修不知怎地伸出手帮他拂了拂:“怎么过来了?”神情中无半点尴尬,仿佛刚才他没有一条短信通知周泽楷他已经不喜欢他这件事,而是问他外面冷不冷那样简单的寒暄。

然而周泽楷却只是看着他:“是谁?”叶修走后没多久他就以一枪穿云的身份和他联系上了,从前叶修喜欢他,而离开后,周泽楷仔细回想了一下也不曾听叶修提起过遇见了谁,那叶修到底喜欢上了谁?

叶修把巧克力往他那里推推:“趁热喝,我记得你很喜欢喝这个。”他顿了顿,“你不认识的,不过他应该一会儿就到了。”

周泽楷在记忆中搜寻,《逆旅》杂志社里黄少天和喻文州虽然和叶修关系好却是一对,王杰希是有个恋人在国外的,张佳乐也是有主的,还有谁?吴雪峰?周泽楷面无表地在脑海里对吴雪峰崩了一枪。

吴雪峰是叶修的学长,认识的时间自然是比他和叶修认识的时间长,他入校的时候吴学峰已经作为成功人士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了,他也听黄少天唠叨过当年吴雪峰对叶修的好,我爱的人不爱我那我就选爱我的人也是常有的。

周泽楷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于是对着吴雪峰崩了n枪。

周泽楷脑子里滚过千千万,扫射倒了一片基佬,那面叶修对于他突然出现也是十分惊讶,没想到他问了两句就如同老僧入定般看着自己,叶修莫名地拿纸擦了擦嘴。

周泽楷看一向不拘小节的叶修为了见吴雪峰居然还整理仪表,心里两把枪一起开始扫,把吴雪峰扫成了筛子。

叶修被他灼灼的目光盯得受不了,暗暗埋怨一枪穿云怎么还不来,赶紧掏出手机:一枪你还有多久?我在靠窗那里等你。

周泽楷手机抖了抖,对面的叶修见了赶紧笑笑:“小周你有事吗?不如先走吧,他还有一会儿呢。”

周泽楷心里已经出离愤怒了,叶修居然赶他走!满怀心酸的拿出手机一看,突然便福至心灵了:叶修在等他!不是吴雪峰!叶修还不知道一枪是他!

周泽楷心花怒放地想:我是告诉叶修我是一枪呢还是逗他呢?想来想去还是不忍心逗他了。

周泽楷再想一想,只说了一句:“前辈,我来了。”

叶修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然后变成不可置信,最后已经是咬牙切齿,两次喜欢上同一个人!这是栽定了的意思?满怀心酸的变成了叶修。

周泽楷端着巧克力也遮不住他上扬的嘴角。

叶修很快就冷静下来了,面无表情地问周泽楷:“你早就知道我是君莫笑了?”

周泽楷放下咖啡杯点点头。

“你有什么不轨之心?”反正栽两次这种事情周泽楷已经知道了,叶修干脆问问想他怎么样。

“你。”周泽楷无意之中绊倒叶修两次,心里小人从吴雪峰换成了叶修,双枪射出的枪子也变成了丘比特之箭。

叶修没想到周泽楷回答地这么直接迅速,摸了摸鼻子:“你这算是告白?”

周泽楷红着脸点点头,一点看不出他心里从全武行转变成全城热恋。

 

反正命定如此,不过再一次爱上他。

叶修很想得开:“那就在一起吧。”

 

叶修拉着周泽楷,踩着他来时深深浅浅的脚印,慢慢走回去。


评论(6)
热度(26)

© 白苏苒 | Powered by LOFTER